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航空产业链遭受较大冲击。全球在飞的2.5万架飞机中约40%都归航空租赁公司所有,而在国内这一比例更是达到70% 。作为产业链重要环节的航空租赁业,也正在承受资产端与金融端的双重挤压,目前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租金延收导致经营和现金流出现压力,同时新市场、新业务拓展乏力,融资难度加大。面临着持续不断的冲击,航空租赁行业到底情况如何?采取了哪些方法“自救”?未来又将走向何方?

强化风险管理“必修课”

航空租赁作为航空产业链的重要环节,对于航空产业发展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。飞机租赁公司的存在,为航空公司减轻了资金周转压力,同时降低了航空公司的资产负债情况,大大降低了航空公司的经营风险。

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目前是全球第二大飞机租赁聚集地。50多家中资租赁公司占据国内新飞机租赁90%以上的市场份额,其中已有7家跻身全球排名前20位,持有全球近四分之一的飞机资产。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沈蕾告诉记者:“2020年以来,飞机租赁公司发挥积极作用,对受疫情影响的市场主体加强资金保障、提供融资支持方案。在租金延缓收取情况下,航空租赁公司还积极筹措资金,做好融资还款,隔离银行风险,发挥了行业稳定器和防火墙的重要作用。”

但实际上,航空租赁企业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,大家普遍认为航空公司的经营风险正向上游产业链传导 。由于航空租赁行业具有金融融资与飞机实体资产的双重属性,因此受到了来自金融端与资产端的双重挤压。

在金融端,租赁公司待租压力空前,现金流紧张,租赁收入降低或延迟收款,生存堪忧。在资产端,破产航空公司飞机大量涌入二手市场,严重冲击了飞机资产价值。

而从中长期来看,航空租赁行业格局将面临重塑,行业竞争激烈程度将提升。中国航空租赁业起步正好赶上全球航空业黄金十年,尚未经历过行业周期洗礼。如今行业迎来拐点,中国航空租赁业面对风险又该如何把控?

交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孙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飞机租赁公司正面临着行业周期性考验,同时叠加了对资产价值管理的挑战。对于一家租赁公司来讲,专业能力很重要,但更需要发挥法律团队、技术团队作用,包括跟全球第三方合作资源调配的能力。

而对于航空租赁业,中国租赁公司不能陷入低价竞争的泥淖,要避免出现恶性竞争。中国的航空租赁企业不要仅做航空产业链条上的利益分配者,更要做价值创造者,优秀的租赁公司应能为整个航空业形成增信,吸引全球优质资本投入航空产业,提升行业的信用等级。

构建全生命周期产业链

飞机租赁是一个高度专业化、市场化、国际化的行业,其核心是让飞机在使用寿命中将创造的价值最大化。一方面要关注出租期内租金收入水平以及出租率高低,另一方面则要在租赁期结束后“榨干”其剩余残值。从2019年开始,国内相当数量保税租赁飞机租期陆续结束,租赁公司面临续租、转租、客改货、拆解等不同处置选择。可以说,前几年“飞机资产全生命周期管理”仅仅是个概念,而如今已成为租赁企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课题

中国的飞机租赁业正站在新一轮行业大周期的新起点,正处于航空业投资布局的机遇期。在全球范围内,航空旅游具有不可替代性,人与货远程点对点的移动对接是现代社会的刚需,市场需求终将驱动行业恢复到疫前水平。在未来两年内,全球2.8万架飞机中,有6000多架飞机的机龄将超过25岁,在疫情中它们将首先被淘汰。“我们相信2023年或更晚一点的时间,旅客量一定会回来。但当疫情结束、旅客需求恢复时,大概率全球飞机数量已经没有2.8万架。这就是新的市场。”中国飞机租赁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刘晚亭说。

同时,国产飞机的交付运行将为飞机租赁业带来发展新机遇。记者在中国商飞公司了解到,商飞有三种处于不同阶段的机型,ARJ21持续交付、C919试验试飞、CR929设计阶段。目前,ARJ21飞机已交付34架,其中29架通过租赁方式投放,超过80%。国产C919大飞机2021年将交付首架,预计在2023年、2024年交付数量会不断增加。

期待更多政策创新

对于航空租赁公司而言,从短期看,目前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租金延收导致经营和现金流出现压力,同时新市场、新业务拓展乏力,国际融资难度加大;从长期看,飞机资产不确定性让资产处置面临新的问题。

天津东疆一直密切关注行业变化,并有针对性地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并全力落实。天津海关拓展异地监管使用范围,标的物已经从飞机、船舶拓展到发动机、模拟机等大型设备,覆盖至全国的10多家海关。经过初步测算,全年调用飞机成本可以节省5000多万元

此外,结合企业离岸租赁业务需求,国家外汇管理局在天津东疆试点政策,解决了企业收取境外租金和海外资产权属登记问题,促进了境外资产有效回归。

天津东疆积极支持飞机和发动机存量转租赁业务,优化财税结构,支持航空公司开展飞机售后回租业务,帮助盘活资产,通过完善交易结构、打通政策障碍、搭建服务平台,促进了租赁资产交易和资产处置进一步活跃。据天津税务部门统计,天津东疆2020年上半年退税金额达到了10多亿元。

而在金融方面,天津各主要银行加大了对飞机租赁公司的授信额度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部分企业获得的融资成本达到了全国最低 ,部分飞机租赁公司获得的融资额最高可达飞机价值的100%。飞机抵押融资抵押率最高可达90%,飞机残值融资提升到30%。

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万晓芳说:“希望金融机构能够给航空产业更多支持,特别是对资金渠道少、融资能力相对薄弱的国内中小型航空公司和民营航空公司。同时,境内租赁企业取回飞机更多需要诉讼解决,诉讼周期相对较长,这无疑给资产保护及流转增加了不确定性。期待更多有针对性的政策出台并早日实施。”

文章来源丨经济日报

责编:刘倩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y-directory.com